页面载入中...

新京报谈西宁地陷:该给城市道路来一场全面体检

  翻译是书本的重生

  谈起翻译麦家作品的缘由,米欧敏说自己在首尔国立大学当中文老师期间深感自己对中国当代文学知之甚少,不知从何开始着手研究,于是将获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几乎都看了一遍。正是此时米欧敏遇见了麦家的《暗算》,内容情节深深将她吸引,于是有了翻译这本书的念头。米欧敏将这本书推荐给了自己的好朋友克里斯多夫,两人达成了翻译该书的共识。作为古代汉语教师的米欧敏阅览过许多中国古代的经典著作,她坦言中国古代文学高深难懂,所以翻译《解密》的难度对她而言不算很大。

  麦家认为,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作家,要让西方了解中国。麦家表示,译者就像知识种子的传播者,用汗水浇灌种子成长,最终孕育出一朵花,在各国读者面前绽放。

  不是中国的丹·布朗,只是中国的麦家

  严歌苓的诸多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她谈到,其实自己一直想创作具有很强的抗拍性小说,她以《陆犯焉识》为例,“《陆犯焉识》本来是一部抗拍性很强的作品。首先它的体量极大,是一个人的一生,还有它比较敏感,但是我必须要写这本书,不管有没有人出版或者在哪里出版,这本书我一定要写,这是一个作家一辈子需要完成的一件作品。”

  严歌苓说自己最不满意的影视改编是《少女小渔》:“作为一个作品来讲它是成立的,我的小说里有特别边缘的一帮人,无论是老头还是少女小渔。小渔虽然非常底层,但是善良且勤劳本分,她在老头身边生活,她有安贫乐道的那种充实。你可以是非常底层的,但是你不可以不高贵。通过和小渔短暂的假婚姻,老头认识到无论多穷,人都可以活得很有尊严。但是改编的影视剧把他变成一个作家,而作家是不缺乏这样的自我意识的,他不缺乏跟一个小姑娘一起生活、一段假婚姻使他从A变成B。一个作品出发的时候是A,到了结束还是A,我觉得不成功,他一定要有所变化。”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新京报谈西宁地陷:该给城市道路来一场全面体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