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揭晓6个入选项目

  暂停赴台个人游,原因何在?人民日报客户端撰文指出,“民进党当局恐怕门儿清”。其频生事端,不是挟洋自重,就是动辄“碰瓷”。将大陆送的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宝岛旅游业受挫,谁该承担责任?难怪被大陆网友讥为“我拿你当同胞,你拿我当钱包”。

  在昨天(15日)的国台办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马晓光则向现场台媒表示,2016年以来,面对严峻复杂的台海局势,面对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势力的倒行逆施,我们始终团结广大台湾同胞排除困难,克服障碍,积极主动发挥对台政策的影响力,推进两岸关系和平稳定,维护两岸同胞权益。这个方针政策不会改变,我们还会继续做下去。

  白鲟灭绝,敲响长江生态系统警钟 

  珍稀如白鲟,为什么还是在短短数十年内灭绝?这其中的复杂性,不是一句“环境污染”就能解释。在危起伟看来,白鲟的灭绝是多种威胁导致的。

  据危起伟介绍,无法繁殖是白鲟灭绝的首要原因。生活在长江里的白鲟,一般在长江上游产卵,中下游觅食育肥,但1981年葛洲坝的建设切断了它们的洄游通道。幼体长江白鲟尚可以通过大坝到中下游觅食,但成年长江白鲟再也没法回到上游产卵。1984年,危起伟第一次见到白鲟便是在葛洲坝:一尾大白鲟在坝下撞烂了脑袋,被人们捞上岸。要知道,上世纪七十年代左右,白鲟的年捕获总量仍能稳定保持在25吨左右。

  白鲟没法自然繁殖,亦没有在人类帮助下实现持续的人工繁殖。危起伟提到了这一过程中的“错配”:此前由于技术、硬件条件不足,人工养殖的白鲟最长只存活了29天;后来,各方面条件成熟了,研究人员却再没捕获过活体白鲟。

admin
“2019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揭晓6个入选项目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